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原标题:人民日报社高层调整,李宝善任社长庹震任总编辑

4月3日上午10点30分,人民日报社召开领导干部会议,中组部副部长周祖翼、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王晓晖出席会议。

会上,周祖翼宣布中央决定,李宝善任人民日报社社长,庹震任人民日报社总编辑。

李宝善(资料图)庹震(资料图)

人民日报社原社长杨振武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当选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杨振武2013年由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调任人民日报社总编辑,2014年任人民日报社社长至今次调整。

李宝善长期在宣传领域任职,2014年由求是杂志社社长转任人民日报社总编辑,至今次调整。

庹震2015年由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调任中宣部副部长,至今次再任职。

李宝善简历

李宝善,男,汉族,1955年8月生,山西晋城人,1978年9月参加工作,198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山西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大学学历,编审。

1975-1978年 山西师范学院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

1978-1987年 共青团山西省委办公室干事、调研室副主任、宣传部副部长(其间:1985.03-1987.06挂职任山西省榆社县委副书记)

1987-1990年 共青团山西省委调研室主任

1990-1992年 山西省委宣传部调研室正处级调研员

1992-1995年 山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1994.11兼任山西省委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

1995-1996年 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副局级调研员

1996-1997年 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副局长

1997-1998年 中央宣传部文艺局局长

1998-2001年 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局长(其间:2000.03-2001.01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2001-2002年 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局长,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2002-2003年 中央宣传部副秘书长兼新闻局局长,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2003-2004年 求是杂志社总编辑,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2004-2006年 求是杂志社总编辑兼机关党委书记,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其间:2006.03-2006.04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

2006-2008年 求是杂志社总编辑兼机关党委书记

2008-2014年 求是杂志社社长

2014-2018年3月 人民日报社总编辑

2018年3月—— 人民日报社社长

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共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

庹震简历

庹震,男,汉族,1959年9月生,河南方城人,1982年6月入党,1976年6月参加工作,武汉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大学学历,高级记者。

1976-1978年河南省南阳县溧河公社插队知青 1978-1982年武汉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

1982-1986年经济日报社总编室编辑

1986-1988年经济日报社工交部副主任

1988-1992年经济日报社记者部副主任(其间:1992.04-1992.09挂任河北省保定地区涿州市副市长)

1992-1993年经济日报社记者部代主任

1993-1996年经济日报社记者部主任

1996-1996年经济日报社编委会委员、记者部主任

1996-2005年经济日报社副总编辑(其间:1997.09-1997.11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2001.09-2001.11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

2005-2011年经济日报社总编辑

2011-2012年新华社副社长、党组成员

2012-2015年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2015年7月-2018年3月中宣部副部长

2018年3月-人民日报社总编辑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邓虎成手持女儿照片希望她回来,墙上是女儿画的彩虹、爱心

原标题:15岁少女受责骂离家出走 父亲下跪求挽回

8月8日中午,青羊区培风路社区外,42岁的邓虎成跪在地上,他想用这种方式唤回女儿。3天时间里,为挽回女儿的信任,他先是下跪,后来又爬上18楼天台欲轻生,口里不停喊着:“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决不再打你骂你。”

这一系列极端举动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因受不了父亲责骂女儿离家出走

8月8日中午,青羊区培风路社区外,邓虎成跪 在地上泣不成声,呼唤女儿回家,“保证不会再伤你一根汗毛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当天,社区工作人员、邻居和记者均成为他哀求的对象,目的是帮他劝回 女儿。邓虎成的一位邻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8月6日凌晨,因受不了父亲责骂,15岁的小惠离家出走,并坚称不再回到父亲身边。

10日下午,当记者前往位于培风横街的光华嘉 苑小区时,大门外已聚集了数十人,两天之前下跪的邓虎成又爬上了电梯公寓18楼天台,扬言女儿走了,他想跳楼轻生。经派出所民警和邻居苦劝,一个多小时 后,他终于回到安全地带。这位与妻子离婚多年的中年男子反复保证:“再也不打骂女儿了。”

邓虎成告诉记者,8月5日当天,他致电前妻,希望借2000元钱治病,没有借到。晚上,他将气撒在了女儿小惠身上,“我确实吼了她,让她滚出去。”次日凌晨,小惠离家出走,再没回来。

事后,辖区派出所民警联系上小惠,小惠坚称,经历这些事情后,她已不相信任何人,坚决不会再回去。

数次打骂让他丢掉了女儿的信任

在光华嘉苑小区的很多业主看来,邓虎成下跪、跳楼的举动,不过是重复的闹剧。“已经好几次了,女儿跑出去,又把她劝回来,结果还是要打,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

邓虎成身患视力障碍,因糖尿病并发症导致小腿溃烂,每个月都靠低保生活。七年前,在和妻子离婚后,他争得了女儿的抚养权,并一直和女儿生活在一套廉租房里。

在邻居眼中,邓虎成的无端打骂,是导致女儿小惠离家出走的最主要原因。小惠每次离开,均躲到母亲那里。小区居民黄女士说,前几次,她都托人找到了小惠的继父,一同劝小惠回家。社区、派出所、邻居都参与过劝导,而数次跳楼,也让大家都认识了邓虎成。

不过这次,小惠在回复给派出所民警的短信中提到父亲时说:“每次我都要出事,比如掐我脖子,打我、利用我、还有臊我皮害我读不清净书,动不动就骂我……”

邓虎成承认,有一次见女儿趴在窗台上哭,他甚至过去把她往外推。“平时就用手上的盲杖敲打,或者破口大骂,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但对于打骂女儿的原因,他闪烁其词,自称记不得了。

女儿称坚决不回去 希望跟母亲过

今年15岁的小惠刚刚初中毕业。昨日,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她,在离家出走后,她到了母亲那里,并称”坚决不回去。”

小惠说,父亲所说的保证,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回家后,面对的就是随时会发疯的父亲。“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坚决不回去,现在哪个都不信。”小惠说,父母离婚后,父亲时常利用她向母亲借钱,母亲不给,父亲就用她来威胁母亲。

因小惠母亲电话一直关机,记者未能与她取得联 系。小惠继父告诉记者,尊重孩子的选择,也不愿看到她回去后重蹈覆辙。昨日,在谈到女儿时,邓虎成很激动。他说,他希望女儿能回家,并保证不再打骂她。他 反复念叨:“今后决不再打女儿……”他一边说,一边将女儿照片拿在手中,反复摩挲。

小区一位保安见了他,说:“她(小惠)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听了这话,邓成虎长久沉默。

来源:成都商报 逯望一

谭伯牛的可贵是秉承司马迁的衣钵,站在了少林拳和葵花宝典之间,有才情又不失史识和史直地展现人和人之间,种种出发点的不同和利益的平衡。

因各人底线不同,或者说,对世界的认知与自我的期许不同,故而对妥协或苟且的定性则有异。

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近日现身中越边境。

据国防部消息,9月23日至24日,范长龙和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分别率团,先后在越南莱州市和云南省红河州金平县举行边境高层会晤。

会晤现场。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这是中越两军第四次进行边境高层会晤,原定今年6月就要举行,不过当时“由于工作安排原因”,中方取消了这一安排。

如今重启的边境高层会晤,中央军委副主席参加,规格超过以往。而在范长龙动身前夕,中越双方互动就已呈现良好势头。9月17日,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到南宁与中越两国检察官见面;9月18日至1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对越南进行正式访问,会见了越共中央总书记、总理阮春福、国会主席等高层。

连续四年的会晤

中越两军高层何以连年在边境会晤?

在2014年第一次会晤时,中方高层、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戚建国就透露,“此次会晤旨在坚决贯彻落实两国元首就新时期深化中越全面战略合作达成的共识,保持中越边境地区的和平稳定。”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在首次会晤前8个多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了来访的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双方共同出席了《中越两国政府落实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行动计划》。

2015年11月,习近平访问越南,两国发布《中越联合声明》。其中也明确提到,“保持两军高层交往,用好两军防务安全磋商、边境高层会晤机制和国防部直通电话。”

换句话说,中越两军之所以能持续开展边境高层会晤,有赖于两国高层达成共识,致力于双边友好合作。

有意思的是,这样的会晤往往分为两阶段,分别在两国的地区举办。↓↓↓

四次会晤,中方派出将领规格不断提高。首次出席会晤的时任副总参谋长戚建国,是中将军衔,在2014年7月晋升为上将。第二、第三次会晤,都由中央军委委员、国防部长常万全上将出面。

这次,则是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上将。

这里就是界碑了吧

其实,如果没有“工作安排原因”,范长龙在今年6月访问越南时,就可以出席原定的会晤。但那次在出访西班牙、芬兰之后,范长龙缩短了在越南的访问行程。

当时有媒体分析称,这或许与中越因南海钻探问题有关。

如今两国形势峰回路转,“迟到”的会晤终于举行。

防长与边境线

“两军边境高层会晤是中越交往合作的一个亮点,对保持边境和平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范长龙在此次会晤中表示。

越南国防部部长吴春历也表示越中两军开展边境高层会晤,充分体现了双方共建和平边境的决心和两国两军的深厚友谊。

在边境小学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中越两国边境线长达2000多公里,其中陆地边界线全长约1450公里,边境纠葛一度错综复杂。不过在历经艰难划界谈判和勘界立碑后,终于在2009年11月签署三个法律文件,彻底解决中越陆地边界问题。

在2015年的边境会晤中,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和越南国防部长冯光青并肩走在边防线上,这条蜿蜒小路的两边,分属中越两国国土。两位防长走到小路那头的界碑,同时敬礼,并分别与双方边防官兵握手。

去年3月31日早晨,中越两军第三次边境高层会晤在广西凭祥落幕后,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与中方军地各部门代表来到友谊关口岸,欢送越南国防部长冯光青与越方代表团离境。

两国防长一起走到友谊关,在零公里处握手话别。

中越边防官兵联合巡逻

边界对中越两军来说,是联合巡逻的第一线。

在2010年7月中越陆地边界三个法律文件正式生效后,2011年4月,中越两军达成共识,开展包括陆地边界联合巡逻在内的边防交往,并于2012年初开始实施联合巡逻。

两军联合巡逻

解放军驻河口边防营某连连长介绍,之所以要联合巡逻,是因为这样有助于提高边境事务处置效率、迅速解决问题,同时增进中越边防官兵的相互了解。“我们对越方的边境管理政策和处置方法更加熟悉,合作也更加顺畅。”

军方高层会晤时,也会视察联合巡逻。

2015年首次会晤的中越两国防长,曾目送联合巡逻分队以位于河口口岸的102号界碑为起点,沿红河河岸开始执行任务。这支联合巡逻分队由中国和越南边防部队各10名官兵组成,混编为搜索、指挥、预备三个小组,对中越102号界碑到100号界碑之间约7公里的边境地带实施巡逻。一旦发现国界标志被移动或损坏、走私或贩毒等违法犯罪行为以及非法出入境等行为,联合巡逻分队将共同协商处理。

而此次到访边境的范长龙,除了观摩联合巡逻以外,还特地观摩了中越两军边防部队联合反恐演练。

定期组织联合反恐演练和联合巡逻一样,均是中越两军边防合作的重要内容。

警官的会晤与省委书记的联谊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发现,就在去年夏天,云南省文山州公安边防支队、天保边防检查站与越南河江省边防部队举行了中越“天清—2016”联合反恐演练。

文山州的富宁、麻栗坡、马关三县与越南接壤,边境线长438公里。文山州的警方也与越南方面合作颇多,边境警方合作已建立完备的机制。去年12月,越南河江省边境五县公安局邀请麻栗坡县公安局前去参加2016年第四季度边境警务工作会谈;今年5月份,越南河江省渭川、黄树皮、官坝、安明、同文边境五县公安代表团从天保口岸入境,在麻栗坡县与中国警方举行2017年上半年边境警务工作会谈。

警方会谈后出境

双方合作范围不仅包括出入境管理,打击恐怖主义、跨国犯罪、毒品犯罪,还新增了反恐怖主义合作、反邪教合作、边境禁赌合作等内容。

两国执法合作不断扩大。一周前在南宁举行的中越边境地区检察机关会晤第一次会议,也就是本文开头说的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参加的活动,中方有广西、广东、云南、海南等四省区检察院检察长;越方有河内市、胡志明市、岘港市、广宁省、高平省、河江省、谅山省、莱州省、老街省等九省市检察院检察长出席。

说到这里,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不禁想到连续两年春节,广西自治区主要领导都与越共广宁、谅山、高平、河江四省省委书记进行新春会晤联谊。两国的合作交流从高层到一线,从地方到军方全面深入。

省区委书记大联欢

对越南来说,中国这个邻邦地位举足轻重,仅2015年,中越边贸额占越南边贸总额的85%。其实对中国而言,睦邻友好也是弥足珍贵。相信各位都注意到,除了极个别的国家,最近中国与多个邻邦的关系逐步回暖:

原来在洞朗对峙的印度军队撤了,印度总理来厦门与中国领导人相谈甚欢;停滞十年的中日邦交正常化纪念活动重启;新加坡总理“冷不丁”地来了个亲切友好的访问。

嗯,相信这是大家所乐见的吧。欢喜就好。

来源:北京青年报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